报名人数同比增加21% “考研热”下的众生相

??据教育部统计,今年国内毕业生规模再创新高,2022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数量首次超千万。不少毕业生调侃,这可能是史上最“卷”的毕业季。

如何逃出这场“混战”?大批毕业生或即将迈入大四的同学们,将目光瞄准到了考研。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名人数达到457万人,比2021年增长80万人,增幅为21%。

日前,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大学生正抓紧一切时间备战2023年研究生考试,在这个酷热的暑期里,他们忙碌而充实着。

备战考研不回家

“时间很紧张了。”小陈来自湖南工业大学,老家在福建,下学期即将迈入大四。往年期末考试刚一结束,他就会立马离校。但今年为了备战考研,他决定将宝贵的时间留在株洲。

尽管教育部尚未公布今年考研的具体时间,不过同学们还是在网上找到了一些“线索”。比如在贵州省招生考试院发布的2022年度考试项目安排中显示,考研初试的时间为2022年12月24日至26日(具体时间以教育部最终公布时间为准),按此推算,距离考研初试只有4个多月的时间了。

小陈说,假期里和朋友租了间房,两人约定好每天早晨7点起床晨读1小时,然后吃了早饭再一起去校外自习室,一般要到晚上9点再返回住处。为了节约时间,他们中餐和晚餐都是点外卖,中午实在困了,就趴在桌上休息半小时。

同样,来自广东的大三学生刘同学也选择在暑期里“留守”株洲。她表示,回家一方面浪费时间,另一方面担心自己产生惰性。

与小陈不同的是,尽管在外地求学的李鹏鹏

(化名)已经回到了株洲,但她仍然没有选择在家备考。据了解,她从大二暑假时就开始备战考研。为了备考,她这几年甚至都没有参加实习。

“家中环境影响太大,比如妈妈可能随时会来房间送点吃的。”小李说,在家时容易受到家人干扰,最关键的是,缺少了学习的氛围。所以更愿意去图书馆或者收费自习室待着,因为身边都是在学习的人,有那种你追我赶的气氛,也会暗示自己更加专心和努力。

在我市一家收费自习室里,假期中大都是备战考研的学生。他们宁愿额外花费一笔座位费,也不愿留在家中或寝室里学习。“尽管自习室需要收费,但有时候还得‘抢位置’。”小李表示,这正是考研火爆程度的真实写照。

就业压力下继续考研

相比起小陈与小李,还有的考生虽然今年6月已经毕业,但仍未选择求职就业,而是继续冲刺考研。

“本科不是名校,求职竞争力太弱。所以只能下定决心,继续考研。”今年6月已经毕业的佳怡说,去省城参加了几次招聘会,还在网上看了一些招聘启事,企事业单位对应聘者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企业明确要求学生毕业于985或者211高校,还有一些事业单位直接以硕士研究生作为起点。所以思来想去,决定暂缓就业,今年再冲刺一把考研。如果考研不成,再试试公务员考试。“暂时不就业,就意味着要继续‘啃老’,压力确实很大。”

胡佳怡的遭遇和焦虑并非空穴来风。

今年5月,重庆云阳县发布事业单位招聘信息,在190个招聘岗位中,有176个要求研究生或以上学历,其余14个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也就是说研究生招聘比例达到90%以上。这些岗位主要包括小学语文和数学老师,以及综合管理岗等。

今年7月,湖北黄梅县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一批高层次和急需紧缺人才到县事业单位工作。人才岗位表显示,此次招聘的单位包括县文物保护和事业发展中心、县中医医院、县第一中学等。除4个岗位要求中专、本科以上学历,其余45个均需研究生学历,其中1个为博士研究生特设岗位,研究生招聘比例也达到90%以上。其中如县市场监管综合执法大队综合执法人员,招聘要求均为研究

生学历以上。

针对企业招聘的“学历门槛”问题。在一份《应届生招聘与激励调研报告》中提到,国有企业招聘尤其注重学历水平,约75%国企有招聘硕士生需求。

当然,也有调查指出,部分本科生存在就业力不高的问题。比如《中国劳动力市场技能缺口研究》报告中指出,近70%受访企业认为“大学生在校期间的知识实用性不强”。因此,在大学生所学知识和企业招聘所求技能脱节的情况下,用人单位为提高招聘效率和选拔人才概率而设置“学历门槛”也就不难理解了。

高门槛倒逼学生继续升学

高门槛下,本科毕业生就业意愿有逐年下降的趋势,考研、考公人数则明显增加。

以湖南工业大学2017年至2021年近五年的毕业生升学率为例,分别为7.25%、9.29%、9.59%、11.06%、12.68%;不就业拟升学率分别为0.72%、3.31%、4.49%、7.44%、5.62%。另有统计显示,今年该校研究生报考率达43.7%,其余还有13.9%的人专注考公。

李鹏鹏说,她学习的是工商管理类专业,班上约有六成同学在备战考研。其中三成同学报考的研究生专业已脱离“本行”,换句话说就是,“哪个更好‘上岸’,就选哪个。”

另据媒体公开报道,在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中,济南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某班级考研报考率达97.23%。也就是说,几乎全班同学都报考了研究生。

全国情况类似,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名人数达到457万人,比2021年增长80万人,增幅为21%。如果放在20年前,对比更是感受明显。2003年,全国考研报名人数仅为79.7万,还不及今年较去年的报考增长人数。

日前,前程无忧人力资源调研中心发布了《2022应届生调研报告》。调研预计,2023届应届生计划毕业后企业就业的比例将不到五成;计划参与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教师等招考者将继续上升;继续求学深造,以及慢就业比例仍将进一步提升。

为什么会出现持续高涨的考研热?

“如果本科毕业能找到比较心仪的工作,当然还是愿意早就业。”采访中多数考生表示,考研一方面是希望继续提升专业素质,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招聘门槛水涨船高,考研纯属不得已而为之。他们算了一笔账,如果继续就读研究生,一年开支至少需要4万元。对一般家庭来说,不是小数目。

【记者手记】考研是否能“降降温”

不难发现,当前“考研热”的原因错综复杂。既有学生对提升个人素质的追求,也有新时代产业升级对高层次人才需求的不断增长,还有市场、用人单位仍存在“学历崇拜”的传统观念。另外,诸如疫情、出国难等,也助推了“考研热”。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前部分高校教师还提到了一种担忧:有的学生在备考研究生过程中,把大量精力用在与研究生考试相关的学习之中,而忽略了本科专业学习,放弃了社会实践、实习。更有甚者,为了选择“更好考”的专业,放弃了原有专业。因此从长远来看,这种做法既不利于学生个人的发展,对于本科阶段的培养也是一种浪费。

那么,对于考研过程中存在的慢就业、从众报考,以及功利性应考等问题,各级部门必须加以重视,应该对这类“考研热”进行降温。

但要整体让考研“退热”,政府和高校还应重视“学历门槛”的问题。一方面,让更多用人单位,尤其是事业单位带头“沉下来”,更耐心地当好“伯乐”,破除“唯学历论”的思想,多关注求职者的实际能力,并结合实际设定招聘门槛,以逐步破解“高学历低使用”的人才使用不当问题。

另一方面,高校应加强本科生的专业素质培养,不断优化课程,可适当参照职业院校校企合作、订单培养的模式进行人才培养,以便更好地让毕业生专业能力与用人单位实际需求接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