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研究生之死 真正的毒药叫“成功”

??复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被人投毒致死。4月16日,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向记者证实,黄洋同寝室林某有重大作

案嫌疑,4月13日被警方带走,现已被刑事拘留,其作案动机仍在调查。黄洋和涉嫌投毒者林某均为复旦大学医学院在读研究生。(4月17日现代快报)

据报道,以同届分数第一的成绩刚刚考取五官科方向博士研究生的黄洋,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家庭经济困难。黄洋整个大学和研究生期间的费用都是自己挣的。2010年,黄洋曾跟随复旦慈善社团“圆梦墨脱”前往西藏墨脱为当地小学支教。品学兼优的复旦研究生黄洋的离去,让人感到悲伤。同室操戈的林某手段之恶劣,让人愤慨。

高校恶性伤害事件,复旦研究生之死不是第一例。早在1994年,清华大学女大学生朱令铊中毒,怀疑同宿舍同学投毒,至今未结案;2004年,云南

大学学生马加爵因为和室友打牌口角,新生不满将舍友及相关同学残忍杀害;2007年,中国矿业大学学生常某与同学关系紧张,向同学水杯中投毒,导致3名同学中毒。

同窗之情本是这世上最纯洁的友情之一。同室操戈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原因?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邱建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投毒者林某是中国最优秀高等学府的顶尖人才,“只不过过于追求成果、效率,忽视了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情感互动交流。”邱建新教授的这番话,一语道破天机。

复旦大学研究生之死,暴露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问题,整个社会对“成功”的如痴如狂也难辞其咎。当下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普遍存在着重智育轻德育的倾向,特别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教育显得空泛无力,甚至缺失。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各种媒体上和影视作品中,到处充斥着虚荣、享乐、拜金的幻象,“功成”为第一价值尺度。有些不负责任的媒体丧失了应有的道德底线,宣扬“不择手段地出名就是牛逼”的反道德价值观,少数老师甚至在课堂上公开对学生宣扬“不成功不要来见我”的所谓成功哲学。《新周刊》曾经发出这样的感慨:这是一个物质丰盛、诗意寡淡的时代,一个盛产亿万富翁、欠缺生活家的时代,一个“有一种毒药叫成功”、而人人饮鸩止渴的时代,一个集体沉迷于高速工作、功利社交、名牌消费的时代。

 扭曲的价值观甚嚣尘上,无时无刻不在毒害着年轻人,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复旦研究生投毒悲剧中的双方其实都是受害者,某种程度上都值得同情。同情之余,全社会都要深刻反思: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有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有没有给予他们正确的引导,给予他们必要的关心,给予他们必要的免疫能力?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过:“先生不应该专教书,他的责任是教人做人;学生不应该专读书,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当务之急,必须扭转当前整个社会普遍存在的重智育轻德育的不良现象,让教育回归求真育人的本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