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00保过,不过还能全额退费面对457万考研大军,有些教培机构又开始“疯狂试探”了】

【39800保过,不过还能全额退费?面对457万考研大军,有些教培机构又开始“疯狂试探”了】

近日,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复试工作已基本落幕。部分考生成功“上岸”的同时,却有考生跌入“保录包过”等复试培训陷阱。据媒体报道,不少教育培训机构在“考研热”中嗅到商机,开设“天价”考研复试“包过班”“保录班”,宣称“不过退费” “与高校合作”“有调剂资源”,且明示、暗示“保录包过”。

可是,“天价保过班”当真“保过”吗?

1

39800保过

机构明码标价声称“合作定点院校”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22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考研报名人数457万,比2021年增长80万,增幅为21%。从近3年数据看,2021年比2020年增加了36万人,2020年比2019年增加了51万人。自2015年起,每年报考硕士研究生的考生人数一直在高位上保持快速增长趋势。

随着考研竞争“内卷”的加剧,考生上岸的心理愈发急切。为了将考生的这种焦虑心态转化成“商机”,“复试保过班”应运而生。

近日,据《中国消费者报》报道,教培机构神州优学对考生宣称定向高校3万多元包过。该机构一位微信名为“孟老师”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管理类专业B区院校不挑地区不挑学校,调剂复试辅导费为13800元,定向学校广西某高校全日制MBA(工商管理)、MTA(旅游管理);非全日制MPA(公共管理)调剂费用为39800元,不过可全额退费。”针对记者疑问,“孟老师”继续游说称“这是我们的定向院校,只要够B区的分数线就可以调进去,否则我们都不会收你。39800元报名的人太多了,要相信我们。”

对此,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子洋认为,教培机构的“保过”“不过退费”等宣传,可能涉嫌虚假宣传。而如果教培机构真的和院校有“内部合作”那可能性质就比较严重,除了虚假宣传之外,一经查实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

近些年,此类“考研复试保过班”在全国多点开花,甚至“保过”口号越喊越响。

法治网研究院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中,尚德机构、中青基石教育、众学无忧、北京万学教育等十余家培训机构均有消费者所发布的相关投诉,网友自称被忽悠报名高价“保过班”。其中,仅尚德机构一家公司,就有数十条维权记录。

2

概率性游戏

“保过”背后其实是一本生意经

当前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考研甚至成为不少大学生心中的“唯一出路”。面对巨大的考研市场“蛋糕”诱惑,不少教培机构也想要分一杯羹。这些教培机构宣称“与高校合作”“有调剂资源””“独家人脉”,并洗脑考生使其相信复试考上的都是内定的“萝卜坑”,刺激其焦虑情绪。

然而事实上,教培机构玩的是一手“概率性游戏”。

机构通过“保过”协议可以大幅度提升收费标准。正常情况下,一名考生的复试培训费用如果是5000,那么“保过班”费用可能高达3万元,是正常收费的6倍甚至更高。一个六人班级中,只要有一名考生通过考试,那么,其高额收费就足以弥补少数未通过考试考生的退款。然而事实是,已经进入复试环节的考生通过率原本就不低,六名考生中远不止一名能够成功“上岸”。这样算下来,对于机构来说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高收益买卖。

据了解,为了提升成功率,部分机构在考生报名前,会先确认考生分数,只有初试成绩较好的学生,才会成为他们的“狩猎”对象。

“不过退费”话术容易让考生产生“反正不成功我也没损失”的错误认知,很多考生正是基于此才大方掏钱。那么,退费真的这么容易吗?

事实上,如何退费、何时退费、退多少费用,这些全都另有“猫腻”。

教培机构的“不过退费”协议看似给予了考生充分保障,但实际操作起来并不顺利。据央视财经报道,一家名为跨考教育的机构仅在长春一地就有100多名考研学生投诉。在与这个投诉群联系后发现,群里所有的考生都是没有拿到退费的,最多的金额超过100万元,退费拖延最长的已经有一年多。

一名曾报名“保过班”的考生向法治网研究院透露,有部分机构会规定,考生所报考院校复试不过但符合调剂情况的,调剂失败后才退费,如果自己选择放弃调剂,则不能退费或者部分退费;因辅导课程质量差、师资名不副实、实际服务与宣传不符等原因所自行主张的退费也不会被通过。可见,一些教培机构实际操作中会附加一些细则限制退费。考生一旦听信“保过”话术,就可能陷入“被动挨打”的不利处境。

各机构退费的时间周期也各有不同,有考生称中公教育的退费是在45个工作日内退款,且是从全国的研究生复试工作正式结束后开始计时。考生收到退款的周期基本是在2个月以上,而此时可能距离部分考生缴费已有半年。有网友吐槽教培机构“光吃利息挣钱就是一笔巨款”。

3

法规明确

教培机构不得进行虚假宣传

早在2015年教育部召开的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安全工作视频会议上,时任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就曾强调,一些考试培训机构变换方式,打着所谓“保录包过”等旗号进行“助考”活动,严重威胁考试安全。各地教育考试部门要会同公安、工商等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成员单位,针对新情况,集中开展清理整顿,严厉打击涉考违法犯罪活动。

在此方面,各地也相继出台规定,对考试培训机构的招生行为加以规制。比如,2018年6月30日起施行的广东省《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的监督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就明确指出:“营利性民办培训机构应当加强招生管理、规范招生行为。招生简章和广告应当报审批机关备案,内容应当具体明确,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等相关规定。培训机构应当按照招生简章或广告的承诺,开设培训课程,保证培训质量,不得进行虚假宣传,欺骗或误导学员及其家长。”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教育、培训广告不得含有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的内容。相对应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可以对其展开调查并依法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那么,教培机构是否真的可能和院校有“内部合作”呢?

对此,相关政府部门已有明确的政策规定禁止此类行为。《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考研辅导活动管理的通知》《教育部关于印发<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工作管理规定>的通知》明确要求:严禁招生单位内部任何部门和工作人员举办或参与举办考研辅导活动,严禁招生单位向社会培训机构提供举办考研辅导活动的场所和设施。

杨子洋提醒,面对教培机构虚假宣传,夸大培训效果的虚假宣传,可能还会对考生带来打乱原有学习习惯、学习计划、报考专业的影响,同时也可能会给考生误导,导致考生错失报考其他本来应该有把握的院校及专业,从而真正的耽误考生的入学前途。“广大考生擦亮双眼,理性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教培机构,选择适合自己的求学之路。”

来源:法制网

责任编辑:小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