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盲女考研被拒,面对冷冰冰的措辞,拓荒者的寂寞有谁知



24岁盲女吴潇,报考陕西师范大学心理学研究生,遭到校方的断然拒绝。关于残障人士受教育权利的问题,步入了人们的视野。

从吴潇和校方沟通的信息来看,吴潇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校方是明确拒绝。校方拒绝的理由,一是不具备条件提供便利,二是国家规定对考生的视力有硬性要求。

不具备条件,这是校方的说辞,很可能是指校方没有关于盲文方面的专业教师,另一方面也缺少为盲人学生提供服务的硬件配套设施。

再后来,就说到了吴潇的视力不符合报考条件。

缺少盲文专业教师和缺少盲文教学硬件设施,这如果是校方无可奈何的现状的话,那么以学生视力不符合报考条件为由,则是冷冰冰的断然拒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们对吴潇力求上进的满腔热情应表示鼓励,我们对校方的拒绝也表示理解。到底应该怎样看二者的矛盾?

首先,吴潇个人主观上自觉追求进步,想报考研究生,这是好学上进的表现,应该得到鼓励和表彰。无论她考研遇到了怎样的困难,以及最后这些困难能不能够得到解决,我们都应该对她的力求上进表示道义上的支持!

有些声音却不这么和谐。

有人认为,是吴潇在“为难”学校,给学校出难题。

一个想报考某校的学生,尽自己的能力去争取,这能叫“为难”学校吗?

这样的人一说,好像吴潇就成了寻衅滋事者一样,没事找事一样。这就把吴潇的本意给误解了,这甚至是一种污蔑。人家的本意不过是想追求上进,求学深造罢了,怎么就成了专门给学校找麻烦呢?

难怪吴潇在媒体上说,看了某些网友的评论之后,她表示不能接受,很委屈。

其实吴潇的这种委屈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有些人看问题就不能够客观冷静一点吗?

试想,一个普通的考生能随随便便把学校给为难了?一个普通的考生能有这么大能量吗?我只能说,这样的网友,也太小瞧我们的高校了,同时也太高估了个体考生的能量!

有道是:“有教无类。”说的就是不管是什么身份的学生,都应该享受受教育的权利。这就是对求学者好学上进心的一种尊重和保护。无端地把这种上进心定位为为难谁,找谁的麻烦,这是无端的上纲上线,很不合适。

海伦凯勒毕业于著名的哈佛大学,海伦凯勒当初也是以残障人士的身份报名的,但是人家为什么就能被哈佛大学录取呢?原来哈佛大学采取特殊的方式,对海伦凯勒进行了测试,最终顺利录取了海伦凯勒这个特殊的学生。

海伦凯勒被哈佛大学录取,这可以说是一种特殊招生的成功案例。不知道这件事对吴潇同学有没有借鉴意义呢?

也许有人会说,哈佛大学招收海伦凯勒读的是本科,并不是研究生。

我们更应该看到,海伦凯勒不但是个盲人,还是个聋人。她在哈佛大学读的也不是心理学专业。

尽管哈佛大学录取海伦凯勒,和吴潇遇到的考研被拒绝事件有着种种不同,但哈佛大学能够以特例的方式录取海伦凯勒,不能不说这已经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有益的借鉴!

专业的权威人士从政策法规角度对此事进行了评价,提到了,在吴潇的事件上政策法规方面还有“提升空间”!

法规的落后和不健全,给追求进步的残障人士制造了一些障碍,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

总之,24岁盲女报考研究生被拒绝,理由是冷冰冰的。

我想起华为任正非今天遇到的尴尬处境。

那么宝贵的芯片,华为可以设计出来,但是国内的工业还没有水平和能力造出来,这就是拓荒者的孤独和寂寞!

你走得太快,把体制和惯性都甩在了后面,结果你一看你的前后左右,荒无人烟,没有伙伴

华为和吴潇,一个是企业,一个是个人,当然不能相提并论,但两者在拓荒方面遇到的寂寞处境,却是惊人地相似

(图源网络,文章原创,侵权必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